<i id='q9sug'><div id='q9sug'><ins id='q9sug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dl id='q9sug'></dl>

          <span id='q9sug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q9sug'><strong id='q9sug'></strong><small id='q9sug'></small><button id='q9sug'></button><li id='q9sug'><noscript id='q9sug'><big id='q9sug'></big><dt id='q9su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9sug'><table id='q9sug'><blockquote id='q9sug'><tbody id='q9su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9sug'></u><kbd id='q9sug'><kbd id='q9sug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q9sug'><em id='q9sug'></em><td id='q9sug'><div id='q9su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9sug'><big id='q9sug'><big id='q9sug'></big><legend id='q9su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q9sug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q9sug'><strong id='q9su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9su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ns id='q9sug'></ins>

          1. 借刀殺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一、

              明朝景泰年間,宦官專政權傾朝野。大太監劉安是上挾天子,下令百官,極力排除異己。他私設刑堂“十二窖”,每座窖中分別放有老鼠、毒蛇、蠍子、瘋狗、惡狼等各種兇殘的動物。這些動物早已噬血成性,朝中官員是談“其”色變,人人自危。

              老百姓更是民不聊生,流離失所,陰霾籠罩瞭整個大明天下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

              當時,在京城地面上有兩大雜耍的班子,曹傢班和宋傢班。曹傢班為首的是曹老大,他依仗十幾桿子才把拉得著的表舅,劉安劉公公,他是為虎作倀,欺男霸女無惡不作。曹老大把宋傢班看成眼中釘,肉中刺,恨不得把宋傢班的掌門人宋子初,弄個碎屍萬段方解心頭之恨。無奈技不如人,一直找不到借口。

              宋子初手下有兩大名徒元少和元華,他們年少氣盛,都能配合師傅完成獨傢把戲——生死轉盤。這生死轉盤可是宋傢班的獨傢秘笈,壓軸節目。每年比拼的時候,曹老大就是輸在這上面。

              有幾次,曹老大想花高價把他們挖過來,可是,元少和元華都喜歡上瞭宋子初的女兒宋媚,他們明爭暗鬥誰都不想離開,這讓曹老大束手無策。

              眼下時局當亂,遍地都是饑寒交迫的難民,誰還有心思看這些玩意?宋子初也覺得自己年事已高,有些力不從心,他閉門謝客,準備開祠傳缽。他立下祖訓:在半年內,誰的技術高超,就做宋傢班掌門人,並以女兒相許。

              從這以後,宋子初就秘傳元少和元華技能,他們更是廢寢忘食,刻苦地練習。轉眼間,半年很快就過去瞭,經過評比,元華略遜一籌,元少很順利的坐上瞭掌門人。宋子初決定,等過些時日就讓他們完婚。

              元華很不服氣,他覺得自己不比元少任何地方差。師傅肯定偏心,這讓他極為惱火,整日泡到酒館借酒消愁,酗酒滋事,弄得宋傢班烏煙瘴氣,任憑宋子初百般勸說也無濟於事,隻好忍痛將他驅逐師門。

              曹老大見有機可乘,找到元華開門見山地說:“宋老大眼拙,不識你這個人才,他連一碗水都端不平,怎麼配做你的師傅?你隻要跟瞭我,立馬就是二當傢的,吃香的喝辣的,享不盡的榮華富貴。”

              元華不屑一顧地說:“我們班裡的事,還輪不到你嘴說。我在這裡先謝謝你如此抬舉我,看得起我,不過,我對當不當掌門人一點興趣都沒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曹老大一聽,明白元華什麼意思,他想要有是人。曹老大拍著胸脯說:“你隻要跟瞭我,幫我滅瞭宋傢班,我保證你的小師妹到時候,會乖乖地投入你的懷抱。”

              元華大吃一驚:“怎麼?你要敢傷害我師傅,我跟你沒完。”曹老大詭秘地說:“我要你幫我,但不是傷人,你隻要告訴我生死轉盤有什麼秘密就行。”元華明白瞭,隻要把這個秘密一說出來瞭,宋傢班就會再也沒有立足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這正是元華想要的,就算曹老大不來找他,他也會投靠於他,曹老大是多大的靠山,他心裡最明白不過瞭。也隻有曹老大才能幫著自己除掉元少,到時候才能抱得美人歸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曹老大想借元華之手滅瞭宋傢班;元華想借曹老大的勢力滅掉元少,他們心懷叵測,唯利是圖的走到瞭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元華為瞭略表誠心,他把生死轉盤的秘密全盤托出,曹老大聽後是開懷大笑。他也沒有食言,真得讓元華坐上瞭二當傢的交椅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倆個狼狽為奸,密謀出一箭雙雕的毒計,準備在參加劉安壽辰的時候實施。他們要借著劉公公之手,把宋傢班鏟除掉。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到瞭劉安壽辰這一天,曹傢班和宋傢班和往年一樣都接到瞭請柬,他們不敢怠慢應邀前往。不過,宋傢班宋子初因年老體弱沒有參加,隻有元少和宋媚帶著幾個師弟。

              整個劉府外面是戒備森嚴,前來送賀禮的王公大臣不計其數,門前車水馬龍。府裡面是鑼鼓喧天,錦旗飄蕩,京城裡的各大名旦、戲班、雜耍的都被請瞭過來,好不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劉安坐在高高在上的逍遙椅上,巋然不動,擺出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。戲臺就在他的正對面,他飛揚跋扈地看著節目。

              曹傢班和宋傢班又唱起瞭對臺戲,他們前面的節目幾乎一樣。先是群獅拜壽,仙女獻桃,最後各自拿出看傢的本領。曹老大演的是穿火圈,圈的周圍插滿瞭鋒利的刀子,他光著膀子,縱身一躍就從圈的中間鉆過去,贏得瞭許多掌聲。

              宋傢班玩得是生死轉盤,隻見宋媚站在和身高一樣的轉盤上,綁住四肢,然後讓人轉動轉盤。元少站在十步開外,手裡拿著四把明晃晃的飛鏢。

              元少用心定好位置,默記著圈數。最後,他蒙上眼睛,開始投擲飛鏢。大傢都是屏氣凝神,心都提到瞭嗓子眼。

              隻見元少穩健地站在臺上,手裡舉著飛鏢,抓住時機就果斷地投擲出去,三把飛鏢不偏不倚,分別插在瞭宋媚的身邊,而且毫發未傷。大傢一個勁得喝彩,吶喊聲早就壓過瞭曹傢班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