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'721g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721g'><strong id='721g'></strong><small id='721g'></small><button id='721g'></button><li id='721g'><noscript id='721g'><big id='721g'></big><dt id='721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21g'><table id='721g'><blockquote id='721g'><tbody id='721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21g'></u><kbd id='721g'><kbd id='721g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721g'><strong id='721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721g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721g'></ins>

      2. <i id='721g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721g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721g'><em id='721g'></em><td id='721g'><div id='721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21g'><big id='721g'><big id='721g'></big><legend id='721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721g'><div id='721g'><ins id='721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催眠術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“請問你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嗎?”主考官問。

            我微笑著說:“我小學五年級就獲得瞭國際奧數競賽的金牌;初二申請瞭第一項發明專利,至今我已獲得瞭13項專利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夠瞭!”考官粗魯地打斷瞭我的講述,“你剛才說得這些都寫在簡歷上瞭,但像你這樣的好學生放眼全國多如牛毛,我們‘紅星’獎學金每年隻有一個名額,隻會頒發給最與眾不同的那一個,很明顯,你還不符合條件。”

            我叫沈夢,今年24歲,在橫雲大學心理系讀研究生。我生長在一個單親傢庭,母親常年臥病在床,我靠著勤工儉學才能勉強度日。前不久系裡有一個出國進修的名額,但高額的費用讓我望而卻步。“紅星”基金會是我市民間的一個慈善機構,每年有一個名額的獎學金,大約有一百萬。

            考官這麼說算是給我判瞭死刑,我的心瞬間沉到瞭谷底,另一個女考官說:“你仔細想想,你身上有沒有發生過異於常人的經歷,我們再給你一次機會。”

            教室裡坐滿瞭人,一名青年教師大筆一揮:夢。他叫孟遠志,今年34歲,未婚,長得英俊瀟灑,擁有數學心理學雙學位,是我校最年輕的教授。

            孟遠志寫完那個夢字之後,說:“做夢的最高境界是白日夢,隻是你們都沒有察覺。”

            臺下一片哄笑,孟遠志嚴肅地說:“怎麼,你們不信?那好,我就現場讓你們做一場白日夢!”

            他說:“大傢按我說的做,先把身體坐直,把兩隻胳膊向前方平舉,手掌伸直,五指並攏,掌心相對。很好,現在請把眼睛閉上……好的,白日夢現在開始,請試著想象,現在你的手臂外側受到瞭擠壓,那股力量把你的雙臂向內擠,你的兩隻手正在慢慢地靠近……現在,你們可以睜開眼睛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睜開眼睛,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真的合攏在瞭一起,而且雙手就像是被抹瞭強力膠水一樣,牢牢地粘在一起無法松脫。我吃瞭一驚,環顧四周,才發現有七八個同學跟我一樣,正急得滿頭大汗。

            “很好。”孟遠志笑著說,“現在我數到三,壓在你手臂上的力量就會消失。一、二、三。”他話音剛落,我的兩隻手掌就自然分開。四周一片嘩然,看來其他幾個人跟我也是同樣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孟遠志說:“看來,不是每個人都有做白日夢的能力。”

            當天下午,我攔住瞭孟遠志,他似乎知道我要來:“沈夢,心理系大一的學生,我沒記錯吧?”

            我點瞭點頭,說:“孟教授,你對你的學生實施集體催眠,這樣做符合規定嗎,如果出瞭事誰負責?”“哦?”孟遠志一挑眉毛,“你知道集體催眠?”

            我說:“我剛在圖書館查過資料,所謂白日夢,其實隻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淺度催眠手法……”

            他揮手打斷我的話:“你既然查過資料,就應該知道,容易被催眠不是什麼恥辱的事,卻是高智商和想象力豐富的表現。”

            “也就是說我應該高興瞭?”

            他恬不知恥地點點頭:“不錯,你確實應該高興,因為我一直在找的人,就是你。”

            一個小時後,我被孟遠志帶到一間心理咨詢中心,裡面有很多職員正在辦公。我看瞭看表,已經到瞭下午6點,早就過瞭下班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我調侃道:“催眠大師怎麼會屈尊做一個心理醫生呢?”

            孟遠志說:“催眠如果真有這麼厲害,我還開什麼心理診所,直接等著別人送錢得瞭。和影視作品中的不同,催眠隻能引導,如果對方潛意識不願意做某件事,就算你手段再高也是無濟於事。”

            有瞭被催眠的經歷,我對他的話半點也不敢信,他卻說還可以再做一個小實驗驗證。然後,就聽他在我耳邊說瞭一句話:“我要給你設置一個記憶障礙。”

            記憶障礙?我心裡一怔,孟遠志先是認真地盯著我看,然後忽然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:“你竟然會不記得我的名字!”

            我愣瞭大概五秒鐘,這才意識到我的思緒像是被什麼堵住瞭,怎麼也想不起面前這個男人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這個人太可怕瞭,不過在他對我耳邊輕輕說瞭一句話後,我又恍然大悟,脫口而出:“孟遠志,你的名字是孟遠志!”孟遠志笑瞭:“這就是催眠的奧妙所在,你為我工作,我一定向你傾囊而授。”

            我冷笑道:“你覺得我容易被你控制,就會像樓下那些員工一樣,心甘情願為你當牛做馬嗎?”

            他搖搖頭,說:“我用在那些員工身上的催眠方式類似於洗腦,雖然低級,卻很有效。不過你跟我一樣,不是一般人。來這裡的路上,我派人調查過你的背景,你很需要錢。如果你掌握瞭催眠術,至少可以讓你的母親不用過得這麼辛苦。”

            錢確實是最大的誘惑,就在我猶豫不決時,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瞭:“孟醫生,張太太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孟遠志點瞭點頭,然後對我說:“你可以藏在壁櫥裡,看完我的表演再做決定不遲。”

            我打開壁櫥走瞭進去,透過它我能看見孟遠志的整個辦公室。一會兒,一個打扮時髦的女人進來瞭。孟遠志也不跟她說話,隻顧忙自己的。過瞭五分鐘,孟遠志才端著一杯咖啡來到她面前。“王夫人,你好,我是孟遠志,聽你的老公說,你的情緒有些失控?”

            王夫人點點頭:“是的,最近我老公……”孟遠志打斷她的話:“還沒請教,你的全名是?”他一邊問,一邊將咖啡杯慢慢遞瞭過去。王夫人順從地說:“周蓉。”說著便伸手去接咖啡。就在他們雙手即將接觸的那一刻,孟遠志的手突然縮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周蓉有些茫然地看著對方,孟遠志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,說:“對不起,我沒有聽清楚,你能再說一遍嗎?”在周蓉第二次報出姓名時,孟遠志的手機響瞭,他再次將咖啡杯遞給周蓉:“先幫我拿一下。”我意識到催眠就要開始瞭。

            果然,周蓉下意識伸出手,她的手指即將觸到咖啡杯時,孟遠志突然松手,咖啡杯掉在瞭地毯上。周蓉立刻俯身去撿,就在這時,孟遠志用低沉的嗓音說:“閉眼。”

            周蓉的眼皮應聲而合,孟遠志隨即又下達瞭第二個命令:“深呼吸,全身放松!”周蓉的呼吸加重,身體也慢慢松弛下來……

            我從壁櫥裡走瞭出來,我首先道出瞭自己最關心的問題:“你平常做一次催眠,是怎麼收費的?”

            孟遠志意味深長地笑瞭:“一般來說,一個小時五百塊。”

            我撇撇嘴:“原來催眠這麼廉價。”孟遠志正色道:“催眠的價值要看你如何運用,她老公是個大款,在外面包養小三,被她發現瞭。她老公擔心傢庭分裂會影響孩子,便找到瞭我。剛才催眠成功後,我暗示她傢庭美滿,夫妻和諧,順便設置瞭一個記憶障礙,讓她忘記小三這件事。這不,她老公給我的兩萬塊酬勞已到手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佩服得五體投地,便問剛才的催眠是怎麼回事。孟遠志毫無避諱地說:“我利用周蓉不善於與陌生人接觸的心態,開始故意不理睬她,讓她越來越緊張,後來‘遞咖啡’、‘摔咖啡杯’等事件,又接二連三地打斷她的下意識思維,為最後催眠成功埋下瞭伏筆,接下來設置記憶障礙更是小菜一碟。”

            我興奮地問:“那我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?”

            接下來的一個月,我每天都埋頭鉆研孟遠志提供給我的各種相關書籍和錄像,遺憾的是,我幾乎沒有一次成功地催眠別人。

            孟遠志倒是經常鼓勵我,他還破例交給我一個客戶。客戶名叫黃莉,三十多歲。她一坐下就問我:“我的丈夫還是不同意離婚,我的那張彩票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“你剛才說什麼?”我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彩票啊,就是……”她話音未落,我的手已經下意識地摸到瞭桌上的餐刀……自此,我的記憶仿佛被人抹去,成瞭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 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一名警察饒有趣味地盯著我看。三天後,我從警察局走出來,心情無比沉重。

            據警方的調查顯示,黃莉和她丈夫從白手起傢開始,生意越做越大。後來丈夫在外面有瞭女人,他們協議離婚,卻在傢產的分配上產生瞭分歧。突然有一天,黃莉決定放棄財產。丈夫覺得蹊蹺,表面上答應,手續卻一直拖著,私下派人調查。他發現黃莉一直在和一名叫孟遠志的心理醫生秘密接觸,精神狀態也越來越不穩定。

            原來黃莉之所以想快點離婚,是因為她買的彩票中瞭兩千萬的大獎。彩票的兌換期限是60天,如果在此之前還沒有離婚的話,夫妻倆將平分獎金。孟遠志無意中發現瞭這件事,他催眠瞭黃莉,騙取瞭彩票。而我自始至終就是孟遠志選中的一顆棋子,他催眠我,隻要聽到彩票,便會不顧一切地殺死對方。幸好黃莉的丈夫一直在跟蹤她,及時救出瞭妻子。

            利用催眠犯罪,歷史上早有先例。而我的這一段記憶,被孟遠志預先設置的一個“記憶障礙”所掩蓋,成瞭一片空白,至今也記不起來他是如何將我催眠的,而我卻也因此幸免於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“以上就是我異於常人的一段經歷,夠與眾不同瞭吧!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我分明看出主考官的眼神迷茫瞭幾秒鐘,然後他說:“恭喜你,今年的紅星獎學金是你的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