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8il4f'></span>
<dl id='8il4f'></dl>

  • <fieldset id='8il4f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8il4f'></i>

    <i id='8il4f'><div id='8il4f'><ins id='8il4f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tr id='8il4f'><strong id='8il4f'></strong><small id='8il4f'></small><button id='8il4f'></button><li id='8il4f'><noscript id='8il4f'><big id='8il4f'></big><dt id='8il4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il4f'><table id='8il4f'><blockquote id='8il4f'><tbody id='8il4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il4f'></u><kbd id='8il4f'><kbd id='8il4f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8il4f'><strong id='8il4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acronym id='8il4f'><em id='8il4f'></em><td id='8il4f'><div id='8il4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il4f'><big id='8il4f'><big id='8il4f'></big><legend id='8il4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ns id='8il4f'></ins>

          1. 捉放賊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天寒地凍,村裡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小偷,可又被人偷偷放走瞭……
              那年月,大傢都很餓,尤其是天寒地凍的時候,經常有人餓死。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外面寒風呼呼地吹,二十出頭的林大海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,因為餓。傢裡也有些紅薯,可那是留到過年吃的。正折騰著,忽然外面響起瞭敲鑼聲,"咣咣咣",聲音又響又急,隨即有人喊道:"抓賊啊!有人偷稻種!"
              稻種是全村人來年全部的希望,這要被偷瞭那還得瞭?林大海一聽就從床上蹦起來瞭,披上衣裳就往倉庫跑。
              這時全村都鬧騰起來瞭,大夥跑到倉庫一看,倉庫門開著,看守倉庫的老爹手上拎著銅鑼,驚慌地說:"我隻不過出來撒泡尿,回頭就看到有個黑影一閃,開始還以為看花瞭眼,等進屋一看,嗬,稻種少瞭,這才曉得進賊瞭。"
              大夥忙散開來四下裡亂找,可哪裡找得到?天又冷,大夥嘴上罵罵咧咧的,心裡卻有些泄氣瞭。林大海是個細心人,他想:大夥來得這麼快,小偷應該跑不遠的,現在憑空消失,肯定是躲在什麼地方瞭。角角落落的全沒有,那隻有上天或者入地瞭。入地也沒可能,這麼說隻能上天瞭!
              於是林大海仰起頭朝樹上看,夜裡雖黑,看不太清,好在是冬天,樹葉全掉光瞭,藏不住人。林大海隻看瞭一會兒,就發現一棵大樹伸在半空的大枝丫後面有東西,再一看,果真是人!林大海大叫起來:"小偷、小偷在樹上!"就這一嗓子,大夥全奔過來瞭,躲在枝丫後的那人見被發現,跳下樹就要跑,可早被大夥摁住瞭,朝他懷裡一掏,掏出一小袋稻種來。有人拿來火把一照,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,一臉的驚慌和絕望。有人遲疑著說:"這人好像是鄰村的……"還有人大叫起來:"管他是哪的,人贓俱獲,先打一頓再說!"熱乎乎的覺頭被攪瞭,加之這人偷的是命根子稻種,大夥火氣格外大。
              眼看好多拳頭要招呼過來瞭,林大海用身體護住瞭小偷,說:"別打,各位叔,他雖是小偷,但萬一打死人也是要償命的,不如先把他捆上,明天交給政府。"有人不依不饒地還要打,村裡德高望重的老叔公開腔瞭:"這小偷怪年輕的,年輕人犯點錯誤,咱們就不要得理不饒人瞭。再說瞭,這小偷還不算太壞,他偷的稻種也不多,說明他還有點良心,就給他一個機會吧。大海說得對,還是明天交給政府處理!"
              老叔公這樣一說,大夥就不好反對瞭。接著,老叔公又轉過臉對林大海說:"大海,小偷是你發現的,你算是立瞭一功,不過還要辛苦你一下,今夜小偷就由你來看守。大夥來幫忙把小偷捆上,帶去大海屋裡。"
              小偷被捆得像粽子一樣,扔在瞭林大海房間一角。大夥囑咐兩句便散瞭,林大海也爬上床繼續睡他的覺。不知過瞭多久,他又醒瞭,因為他聽到屋裡有動靜。這動靜是小偷發出來的,林大海心裡好奇,爬起床一看,隻見小偷雙手反剪著在地上呻吟,一臉痛苦。林大海心中不忍,問道:"你怎麼瞭?"
              小偷不吱聲,隻是渾身亂抖。林大海一下子明白過來,這是冷,這麼冷的天躺在地上,誰不抖?他當即用力提起小偷,讓他坐在凳子上,又把火盆挪過來。小偷抖得沒那麼厲害瞭,可還是一臉的難受。
              林大海瞧著小偷的臉色,忽然明白過來,說:"你是餓的吧?"
              小偷還是不吱聲,但他的神情告訴林大海猜對瞭,林大海當即找出三個紅薯,遲疑瞭一下,又放瞭一個回去,把兩個紅薯埋在火盆裡。紅薯的香味一飄出來,林大海就聽到他們兩個的肚子"咕咕"狂叫。
              紅薯熟瞭,香得不得瞭,林大海的肚子叫得更響瞭,可他卻把香噴噴的紅薯遞到小偷嘴邊。小偷滿眼驚訝,終於開口瞭:"為什麼給我吃?"林大海一撇嘴:"總不能看你餓死吧?餓的滋味太難受瞭。"小偷的肚子也響得像打雷一樣,可他轉過頭說:"既然給我吃,剛才又為什麼抓我?"
              林大海生氣瞭:"之前你是小偷,偷的是稻種,我能不抓你嗎?不過老叔公說瞭,你雖是小偷,可還有點良心,所以給你一點吃的。"說著,林大海再次把紅薯遞到小偷嘴邊,誰知他還是不吃,林大海氣得正要強喂,小偷突然叫道:"我就是不吃,我倒是吃飽瞭,可我妹妹怎麼辦?"林大海愣住瞭,小偷又說:"我妹妹快要餓死瞭,我這才來偷……不是到這地步,誰會幹這不要臉的事啊!"
              小偷說完這話,卻見林大海把頭慢慢低瞭下去,掉起瞭眼淚。接著,林大海像是下瞭天大的決心,他伸出手,解開瞭捆綁小偷的繩子。小偷還不敢相信呢,林大海早把兩個滾燙的紅薯強行塞進他懷裡,又把剛才沒舍得煨的生紅薯塞到他手裡,說:"趁天沒亮,快走!"
              小偷驚得眼珠子都要掉瞭,問道:"為什麼?"林大海飛快地回瞭一句:"我也有個妹妹,去年餓死瞭。"林大海不敢再往下說瞭,趕緊使勁把小偷推出瞭門。
              小偷像做夢一樣,好不容易定下神來往村外走,一路輕手輕腳的。正走著,忽然聽到後面有腳步聲,小偷大驚,身後那人輕聲說話瞭:"不要怕,是我。"是林大海跟瞭上來,他小聲說:"我送你出村子,萬一撞上人,也好幫你打掩護。"
              兩人悄聲走著,等出瞭村子,林大海說:"你快點回傢,估計你妹妹餓得不行瞭,還得為你擔心。"說完,林大海轉身就要走,這時,身後小偷開口說道:"兄弟,你等我一會兒,至多二十分鐘,我回頭跟你談件事,談件大事!"
              見小偷一臉鄭重其事的樣子,林大海點點頭。見他點頭,小偷飛快地跑起來,一眨眼就消失在瞭黑暗裡。林大海不知道那小偷為什麼要狂奔,更不知道要談什麼事,可既然答應瞭人傢,就得等下去。此時他已冷得不行,正苦苦巴望著,遠處響起瞭腳步聲,是那小偷回來瞭,喘得像拉風箱似的。
              小偷見林大海在原地站著,凍得不成樣子,說:"好樣的,我沒看錯你!走,回村,回你們村子!"
              這時天已蒙蒙亮,小偷忽然朝他來時的路揮揮手,林大海看到那邊好像也有人朝這邊揮手,那人躲在一棵大樹後面,也不知道是誰。
              林大海說:"你跟我回村?萬一又被人逮住怎麼辦?"小偷笑瞭:"我不回來,你又怎麼跟你村裡人交代?你幫瞭我,我可不能害你。"說話間,小偷已大步往村裡走去,林大海哪裡拉得住?
              不出所料,大夥發現小偷和林大海肩並肩回來時驚訝極瞭,林大海忙向老叔公說明瞭情況,老叔公對小偷說:"我知道你們村今年收成很不好,有人餓死瞭,但不管怎樣偷東西是不對的,看你心地還算善良,又能主動回頭,這事就算過去啦!"說著,老叔公朝大夥吆喝道:"夜裡的事誰也不許再提瞭,聽到沒有?"大夥也都同意,這年頭誰還沒個難處呢?老叔公回過臉朝兩個年輕人說:"你們很不錯,不僅心好,還特講義氣,不容易啊,你們不如結拜成兄弟!"
              大夥一聽齊聲叫好,林大海也很高興,那人卻搖頭說:"比起結拜兄弟我有個更好的主意,還請老叔公做主——我妹妹今年十八瞭,她剛才看中瞭大海。"接著,他講出瞭原委:先前他飛奔回傢,一是把紅薯送給妹妹,二是做主把妹妹許配給林大海。妹妹在暗處打量瞭林大海幾眼,再跟哥揮揮手,意思是:同意!林大海這才明白先前這人朝後面揮手的意思,原來是暗中相親!這麼一想,臉頓時羞得通紅。
              一晃幾十年過去瞭,現在日子好瞭,林大海老兩口也幸福得不行,直到現在老夥計們還拿林大海打趣:"你拿三個紅薯就換回瞭一個漂亮的新娘子,這是賺瞭一輩子啊!"